BNS剑灵私服_剑灵sf - 全网人气最高剑灵公益服

很想看那种虐虐的女主是剑灵的文,求推荐,求

剑灵sf三系开服 140

夜。

副总裁办包厢。

乔忆趴在床头,双脚在翘起地抖。

明晚,她要把他们迪雷省。

难免亢奋。

而已,所以痛恨她的这个女人,会要她吗?

唇畔无可奈何沉一缕无语……

嘭的大声门响。

乔忆转头看去。

她精巧而柔情的面容,华丽了许聿深的眼……

可一想不到她诸多恶行,他的伪麻一瞬间冰凉一片片。

进来,我不该看到你。

他憎恶的注意力和语调,早已令乔忆折磨了足足五年。

他们明明曾爱彼此如生命……

可婚后这五年,他却视她如垃圾,连家都不回……

乔忆死死压制着心底密密麻麻的痛,袅娜走到他身前,搂住了他的脖子,可我想你啊!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呢。

一向矜持内敛的她,用这辈子从没有过的风情浅笑。

成全我,我明天就和你办离婚,成全你和郑佳嘉……开心么?

要在心上戳出多少个血窟窿,才能成全爱人和仇人?

她只能用放肆的笑,来麻痹锥心的痛……

离婚二字令许聿深的黑眸翘起一缩。

他冷冷拿开她的手,满眼鄙夷,乔忆,我从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女人。

呵,她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做什么?

相爱一场,她总要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不然她死都不能瞑目!

委屈和心痛令她不管不顾吻住他的唇,成全我,你明晚必须成全我!

许聿深嫌恶甩头,用力推她。

小鹿一样漆黑清澈的眸子,氤氲着迷离的妖娆,你,行么?

许聿深的心,就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又痒又痛。

一向自制力极佳的他,忽然就失控了……

你最好受得住!

他打横抱起乔忆,重重压倒。

没有任何前奏——

令两个人同时发声。

好疼……

整个人似被利刃劈分为二……

乔忆痛呼连连,本能挣扎着推拒。

她的反应却让许聿深更加失控。

本是怒火促使下的惩罚和宣泄。

可他没想不到,竟会有这样温暖契合的感觉,电流般直击四肢百骸的每一处神经,让他连头皮都是麻的……

短暂的冷静后,他报复般用起狠力来。

算计我,就所以让你得意?

乔忆早已痛到脸色煞白。

闻言,自嘲的笑比哭还难看。

得意?是呢,我好得意啊……

他们年少相识。

她自知身份低微,不敢离他太近。

是他锲而不舍,非她不要。

五年前,他更是不惜撕毁联姻、与家里决裂,也坚决娶她为妻,许她一生一世。

可领证那天因撞破一个惊天秘密,他们出了事故。

为救活脑死亡的他,她甘愿替他进行活体实验

用千百次试药后的痛不欲生和她脑神经不可逆的重创,终于换来他平安康复。

然而故事的结局,并不是他们幸福的在一起……

这个秘密对他的摧毁力太大,为了保护他,乔忆不得不吞下全部委屈,半分相爱的过往都不敢提,任凭他被修整了记忆,认定是她阴险设计了他才被逼娶她……

她始终坚信,曾经爱她如命的他,哪怕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也一定可以重新爱上她!

可她输了。

怕是她熬到油尽灯枯,也等不回他半分柔情……

悲从中来。

乔忆强忍着剧痛,把全部的力气都化作了柔情,将他的抱得更紧,更紧……恨不得永不分开……

她的主动,令许聿深快意更强,却也令他心火中烧!

算尽心机逼着他娶她。

他一出事便绝情消失。

见他康复又死缠烂打……

他真想把这个搅乱他人生的卑劣女人,彻底撕碎!

大概是身心痛到了极致,乔忆的脸,忽然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面容迅速扭曲变形!

乔忆知道,面部神经完全失控的他们,比鬼还可怕……

而她死也不要许聿深见到她这副丑态!

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有惊人的爆发力。

乔忆竟把早已攀上高峰的许聿深狠狠推进来,在他愤怒的低吼声中,抓起衣物,仓皇逃离。

颤抖着从口袋里摸到药丸,她急急吞下。

踉踉跄跄的乔忆,双手拼命捂住狰狞的脸。

身后忽然响起许聿深急沉的脚步声……

慌乱间,乔忆匆忙奔向安全通道,拉开一个工具间,死死拽紧了门。

蜷缩在逼仄的黑暗里,她身上每个关节,连同五脏六腑,都犹如有刀在剜,在剐。

真疼啊……

疼得她恨不得把头撞破……

她狠命咬住嘴唇,硬生生吞下那些满是血腥的呜咽,不敢让许聿深听见半分声响……

熬到脚步声彻底远去,乔忆已近虚脱。

她活不了多久了呢……

意识涣散间,她仿佛看到记忆深处这个阳光干净的少年,忍着满身为她受的伤,用他不算宽厚的怀抱紧紧护着她,别怕,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

乔忆心中渐暖,颤颤轻喃。

阿深,我不怕。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

完全清醒后,天已蒙蒙亮。

乔忆挣扎起身,摇摇晃晃走出了大厦。

天空竟飘起了雪。

许聿深一定不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五年前的今天,他拽着她去领证的那一天——1月27号,也下着雪。

127,永爱妻。

他柔情宠爱的笑脸,他们白雪满头的依偎,犹在眼前。

可五年后的今天,却是他们离婚,和永别的日子……

原想在他怀里度过最后一个夜晚的。

上天却连这样小小的心愿都不肯成全呢……

乔忆捂住疼到发紧的胸口,颤手拨通了许聿深的电话。

深深吸了口气。

语调轻松的,没心没肺。

嗨,醒了没有?下来一起吃个早餐再去民政局,好聚好散,你说呢?

抽了一整夜烟的许聿深,怒火腾腾地窜。

不要脸撩他是她,半途扫兴也是她!

亏他昨夜还犯贱担心她出状况追去寻她……她却完全没事人一样!

他永远都不会告诉这个女人,纵然明知她有多卑劣,他还是不知不觉被她所吸引。

他喜欢的样子,这个女人全都有……

可郑佳嘉的不离不弃和救命之恩到底牵绊着他,他不得不用加倍的冷漠,死命压制那颗为她疯狂蠢动的心……

五年来,备受郑家的压力和内心的折磨,他都没提离婚——

她乔忆,凭什么?

既然招惹了我,你这辈子就别想好过!凡是你想做的,我都不会让你如意!我和你,就这么耗着吧,耗到有一个死为止!

他愤然怒喝,而后狠狠挂断。

没听见乔忆在数秒后发出的,嘶哑的哽咽。

丧偶不吉利……我而已,舍不得你不吉利啊……

她仰头看着楼上。

冰凉的雪花落在她的脸上。

不知怎的,竟化成水,顺着脸颊往下淌……

阿深,既然你不肯来,那我就……

走了……

这样的永别,也好。

干脆利落,真挺好的。

有他给过的那些温暖守护和忠贞誓言,她这辈子虽短,却值了……

乔忆擦着脸上越淌越凶的水,在清早寒冷的街头,跌跌撞撞地跑……

突然间,身后轰然响起一阵疯狂咆哮的引擎声……

乔忆惊慌回头——

一辆彪悍威猛的越野车竟冲上人行道,直直冲她飞撞而来……

一辆彪悍威猛的越野车竟冲上人行道,直直冲她飞撞而来……

-------------------------------

死亡迎面袭来的那一刹,恐惧攫紧心脏。

乔忆的大脑如过电般痉挛……

她本能向一旁扑倒,拼力蜷成一团……

只听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尖锐疯鸣。

劫后余生的乔忆,惊惧间抬头,正看到郑佳嘉那张扭曲的脸!

三三两两的路人远远围观。

急步奔向她的郑佳嘉,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她满脸亢奋关切地搀扶起乔忆,颤声惊呼,对不起对不起,我太亢奋误把油门当刹车……你没事吧?

而她的指甲却死死抠住乔忆的手臂,咬牙切齿凑在她耳边低骂,贝戋人,真是命大,这样都撞不死你!

得知许聿深昨夜要了乔忆,本就日夜担心他们旧情复燃的她恨得发疯,立刻起了杀心……

不过一场交通意外而已,很容易摆平……

谁知她竟失了手!

乔忆苍白的唇角勾起一缕鄙夷,堪堪爬起。

呵……

这是有多等不及……

狗急跳墙要杀人了啊……

让你失望了。

乔忆掰开郑佳嘉的手,卯足劲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

乔忆母亲王萍是郑家的保姆,习惯了对郑家人低声下气。

所以从小到大,不管郑佳嘉怎么欺负乔忆,王萍都逼着她忍。她若有半分不甘,王萍便狠心打得她满身是伤……

那些黑暗的记忆啊……

乔忆的身体无可奈何发抖。

眼下她都要死了,她还忍个鬼!

你,敢打我?

郑佳嘉完全愣住。

打的就是你!你最好改改你这龌龊的嘴脸,否则早晚有一天阿深会看透你的真面目,一脚踹了你。

你……你放屁!

郑佳嘉恼羞成怒,扬手就要打乔忆,乔忆冷冷一笑,不演戏了么?

你……

郑佳嘉人前从来都是优雅乖巧善解人意的公主……

她立即捂住脸,泫然欲泣……

那虚伪的嘴脸让乔忆想吐!

阿深最痛恨表里不一的人,你的戏千万别太足,我倒真希望你一辈子别露出狐狸尾巴。好自为之。

她说完便走。

扭伤的右脚踝疼得她直吸凉气。

可心更疼。

她是最巴不得郑佳嘉的丑陋人尽皆知的!

但既然她陪不了许聿深一生,既然许聿深把郑佳嘉记成了青梅竹马的爱人,她便希望,许聿深一辈子都不要失望……

她舍不得他过不好……

揣着五味杂陈的心,她匆匆拦了辆车。

妈妈是除了许聿深之外,她在这世上仅剩的牵挂。

她想扑到妈妈的怀里,最后再感受一次妈妈的温暖,叮嘱妈妈日后好好照顾他们……

然后便永远离开这座城……

下车的时候肿高的脚踝早已落不了地。

既然到了医院,她便先去外科处理了下伤处。

王萍正是在这家医院日夜护理郑佳嘉脑中风的外婆。

她还没上完药,王萍的电话竟打了过来,语调非常焦急,让她马上到某某病房去找她。

担心妈妈遇到了难处,她顾不上等药起效就赶紧一瘸一拐跑了进来。

谁知推开病房门那一霎,她竟看到郑佳嘉病恹恹躺在床里,郑母郑美玉脸色难看至极,王萍则冲到她面前,劈头盖脸冲着她的头一通狠抽!

乔忆连连躲闪,王萍竟狠劲扭住她的双臂,把她扯到了郑佳嘉床前!

夫人,佳嘉,你们使劲打!今天就算打死这个下贝戋丫头,我也不会心软半分!

乔忆满眼错愕,妈妈?

霎那间郑美玉的巴掌早已狠狠扇了过来,郑佳嘉更是阴狠笑着,长长的指甲毫不客气往乔忆脸上划去!

乔忆被粗壮结实的王萍死死缚住,没有半分反抗的力气。

转眼已被那对母女打的满脸血迹……

可伤口再疼,哪比得过心疼?

想起从前。

每次醉酒的爸爸暴打妈妈,她瘦小的身体都固执拦在妈妈身前,哪怕被打得头破血流,也要拼命护着妈妈……

做出试药决定那一刻,她第一时间买了份人身意外保险,受益人毫不犹豫写上了妈妈的名字……

可她护在心尖上的妈妈啊……为什么从来都爱郑佳嘉多于爱她啊?!

她这一生,大概是个笑话吧!

你们够了!

悲凉满胸的乔忆,颤声大喊。

王萍闻声,更是气狠狠把她掼到了墙角,摔得她眼冒金星……

门在这一刻,忽然被推开。

每个人的脸都变了。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篇幅有限,未完..

小说来源:奇云文学 书名: 《怎敌心间白月光》

篇幅有限未完,点击继续读全本↘↘↘↘↘